☆咸鱼王赛尔德菲斯·極修行中☆
全职只吃叶受
优米不拆逆

【all叶】最有价值的商品(三)

前篇



05



联盟每月都会召开军事会议,而在停战时期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基本都是主席在拉家常,或是一些中小军团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趁机拍马屁抱大腿。

像张佳乐黄少天这样的级别就是公然在会议上打瞌睡也没人管,可这两人今天从报告厅出来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尤其是在卫生间门口撞上时陶轩满脸的假笑,要不是被自家团长压着恐怕今天陶顾问就会拥有和作为国宝的大熊猫相同的特征。

张佳乐一等陶轩带着嘉世的人走远就啐了一口,“妈的,陶轩那个小人!”

“还有那个什么孙翔?他就是一坨翔!什么叫他会比叶修做得更好?我呸!”黄少天一脚踹到墙上,在雪白的瓷砖上留下一个灰黑色的鞋印。

其他几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今天在会议上,嘉世军团的顾问陶轩提出了新的议案,即限制将级以上的军官私下聚会。陶轩说到“提议来自不同军团的高级军官,私下聚会人数超过五位需向联盟报备”时眼神在四大军团的代表身上转了一圈,还暗示现在的军纪散漫和叶修的不作为以及带头不守纪律脱不了干系,话里话外都是在往前团长身上泼脏水。除了排名前八的战队不买陶轩的账,剩下的中小战队居然是清一色的支持,也不知道他到底用什么手段笼络了这么多人。

“孙翔不是威胁,他就是个被推出去当挡箭牌的。真正麻烦的是陶轩,还有他们的副团长刘皓。”王杰希说。

嘉世为了挽回这几年跌落谷底的形象,自前团长叶修消失以后陶轩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改革。他似乎忘记了当初是谁一手把那个为温饱奔波的小佣兵团带到联盟顶峰,拥有了先进的武器装备和稳定的收入,得到万人敬仰。在战乱逐渐平定、联盟一天天向商业化靠拢时,陶轩不再满足叶修给嘉世带来的一纸荣誉,他更希望叶修能给嘉世带来实质上的利益,而叶修拒绝的态度让他恼火。

孙翔的出现符合了陶轩的一切构思,而且这个天真的年轻人除了驾驶技术简直就没有拿得出手的,这更方便了陶轩对他的控制。刘皓也是个受商业化影响的典型实例,但他和孙翔还不是一个类型。他非常会看人眼色,总是能在最适合的时间做最适合的事——如果这点能用在战场上,叶修也不会一直压着他不让他出头。

也许正是因为彻头彻尾的商人本性,陶轩才能和冯宪君站在一条战线上。

对于冯宪君带起的这种商业化风气,站在这里的几个人没一个看得上眼。

他们是军人,在战场上拼杀、用鲜血铺就的道路才是他们的荣耀;而不是站在灯光璀璨的舞台上,像偶像明星一样被几十万人围观。

经费那种东西够开发武器就够了,再多也不能当能源烧。难不成住在通铺、拿着仅够温饱的工资他们就不会拿起武器踏上战场吗?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联盟的人民,而不是那些满脑袋流油的高层。可现在还有着这样想法的军人越来越少,大多数人打破脑袋也想要晋升军官,拿到更丰厚的薪水。哪怕是一个平定叛乱佣兵团的小任务,也能看到朝夕相处的伙伴暗地里使绊子相互争功。

“我说张新……”黄少天的话刚开个头就被打断,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推门进来的人,刚准备给人魔音洗脑一下就发现这位是……

“主席?”

“你们几个怎么都在这?”冯宪君一进卫生间就被吓了一跳,联盟四大军团的王牌和重要战力齐聚在这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地方。冯宪君甚至退出门看了一下门牌,确定自己进的是男卫生间,而不是那个高级饭店的包厢。他怀疑地看着眼前的七个将级军官:“你们这是……结伴上厕所?”

说实话,如果这几个人是在女厕所冯宪君都不可能这么意外,顶多就是偷窥嘛,百分之八十的男人都干过的事也没什么好苛责的,口头教育一下就完事。可这群人在男厕所,还围成个圈站着……这难道就是校园文化流行的“手牵手,上厕所”?还是说,这是一群基佬,爱好偷窥男人上厕所,或者在厕所做点什么?数一下,一、二、三、四、五、六、七……是单数对吧?是单数不是双数对吧?!那你们这个圆圈站位是在讨论分配方案吗?

冯宪君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似乎窥破了联盟军团间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黄少天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才瞪他。现在他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省那几步路,不去自己办公室的卫生间反而要跑来公厕。

喻文州微笑着打招呼:“主席好啊。” 

“哦、啊,你也好……”冯宪君还沉浸在自己的脑补无法回神。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鉴于刚才通过的‘将级以上军官聚会超过五人需向联盟报备’的议案,我想接下来我们的行程需要向主席报备。”张新杰看了眼腕表,在心里计算时间,“五分钟之后我们会到停车场一起乘车离开。二十分钟后我们会到达总部附近的一家餐厅。考虑到点菜、上菜和聊天的时间,一个小时三十分钟我们会结束用餐……”

“张副团长,这个就不用细说了。”让你们报备不是要这种流水账,要的是你们聚在一起的原因啊!冯宪君心里泪流满面,然而他不敢说。一个武力值连五只鹅都不如、还会被鹅追着跑的中年人,在被七个壮年男子堵在厕所时,最不应该做的就是硬碰硬。

“那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主席上厕所。”

“好的,再见。”冯宪君巴不得他们赶紧走。他觉得自己在短期内可能都不会想来这个卫生间了。

“老张你觉不觉得冯主席看我们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黄少天回头看着主席有点仓皇的背影,小声询问走在他旁边的张佳乐。

“大概是对于蓝雨和微草能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感到不可思议。”张佳乐嘲笑他,“其实吧,现在我还是要对你们昨天晚上居然能互相配合着一前一后地‘吃饭’的这个事实表示惊叹。”

说话间几人已经到了停车场。韩文清拉开车门坐到驾驶位,“有什么话上车说。”

黄少天是最后一个上来的,一关上车门,确定了没人能听到他们接下来的谈话后就打开话匣子:“我说张新杰,老叶被带到拍卖场的事情除了我们没人知道吧?你们霸图做事靠不靠谱靠不靠谱?嘉世的孙子会不会从别人那里知道……”

“不会。”张新杰打断他。

前几天接到喻文州的通知后,经过商讨他们特意选择在霸图辖区的拍卖场,那里距离联盟总部最远,拍卖额商品从来没有提前预告,不会有高官特意长途跋涉去那里。而且会场没有摄像头和一切录像设备,张新杰一直坐在最后一排,也没用发现有人用终端或者其他设备拍下叶修的样子。叶修被带到霸图后全程由人工智能和家用机器人照顾,房间的权限是最高级别、只有韩文清和他才能进入,根本没有接触其他人的机会。

他从来都是尽全力把失误的可能缩减到最小。

“张副办事,我们都是放心的。”王杰希通过终端看着人工智能传来的实时影像。

叶修现在正抱着枕头,百般无赖地在床上打滚。浴袍滑下露出的一截小腿看得人心痒,让人想用牙齿撕下一块白嫩的软肉细细品尝,把他真正融入骨血。



ao3点p



shimo(含前文)



***TBC***


冯主席,你误会了

他们想日的只有叶修


评论 ( 7 )
热度 ( 158 )

© 百夜家の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