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赛尔德菲斯·極修行中☆
优米不拆逆
全职只吃叶受

【巍澜】一位乘客即将失去梦想

才第三篇巍澜我就忍不住开了辆破三轮出来……

这大概就是墙头易换,本性难移吧

五号的产粮活动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被屏重发


原著设定,ooc,慎入


***

今年的八月出奇的热,才七点来钟太阳就迫不及待地分享自己的温度,把灰黑的柏油马路晒成了平底锅,磕个鸡蛋都能煎得半熟。路边绿化的树木耷拉着叶子,好像咸鱼一样放弃了挣扎,任由日光带走自己体内的水分。

龙城大学大部分的学生都放假了,只有一小部分还留在学校做暑期课题,而文院的其中一个课题需要外出,到和邻省交界的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小村庄去进行民俗走访,研究当地的风土民情和发展历史。

这个小村庄也是龙大一位研究民族学的老教授无意间注意到的,他查了很多资料才确定那里是一个人数极其稀少的少数民族的聚居地,于是立马安排了这个课题,可在不久前出车祸进了医院,又不愿意放弃了解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只能委托他人。在伏天去到那种空调都是稀有资源的地方无疑是噩梦,老教授也知道以这群大学生的尿性肯定是能推则推,于是干脆把这个课题托给了沈巍,请他帮忙带队。据说通知发出去的当天下午,报名人数就超出名额几十倍。

可老教授在提出课题时过度兴奋,一时竟忘了那地方不通火车,就连公交站点都远,客车出租根本不乐意往那边去。有参与课题的学生问老教授借过地图,发现难得有个小车站还是离村子十几公里远,中间都是土路,盘山路上也没有护栏,真不知道那里的村民是怎么和外界沟通的。

前两天沈巍随口和赵云澜说了交通困难的情况,还在考虑把出发时间延后两天。赵云澜就一拍胸脯把事情揽下来,只告诉沈巍原定出发日早上在龙大门口等着,就跑去联系他不知道哪位姐夫借车去了。

现在沈巍正带着五六个学生在校门口等他来,旁边特调处的一干人窝在路边冷饮店的大太阳伞下面和学生们扯皮。

大庆一脸嫌弃地扯着身上的T恤。虽然他认为没有毛很难看,但抵不住这要命的天气,最终还是向高温屈服。可最让他气愤的不是被迫穿人类的衣服,而是他想凑合着穿赵云澜的衣服被沈巍制止,还随手扔给他一件龙城大学的文化衫让他穿上。

活了几千年的人,至于那么小气吗?连一件老赵的衣服都不借,还给他一件没洗过的!重点是没洗过!大庆恨不得现在就变成猫抓烂那个碍眼的校徽,可一想到原型那一身厚重的皮毛和可以完美抵御西伯利亚冷空气的脂肪层,还是选择放弃。为了克制对斩魂使的不满,他踢了踢蹲在一边啃冰淇淋的林静:“假和尚,那个臭基佬怎么还不来?他去借车难道借到人家床上了?”

林静下意识地往沈巍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巧碰上对方转过来的目光,赶紧低头。“你可小点声吧。真当斩……沈老师听不见吗?”

这个没有言论自由的世界!大庆把脸埋在臂弯里装死。算了,就像赵处说的,节操又不能当饭吃,适度认怂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又等了将近十分钟,才有一辆印着警/徽的小中巴停到校门口。赵云澜从车上跳下来摆了个骚包的Pose,满意地听到几个女生叫了一声“好帅”,才走向面带黑气的沈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宝贝儿,想我没?”

“你这是公车私用。如果昨天就知道你是让这车来接我们,我不可能同意。”沈巍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任由他搂着。

“它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为学术界做点贡献呢。再说,坐这车多拉风,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

这些大学生到底还是群孩子,爱凑热闹,看到印着警/徽的巴士就都围了过来。对他们来说坐一次警/用车出行基本就是帅气拉风的代名词,至于有没有违反那一堆条/例准/则他们倒是不怎么在意。来都来了,现在拒绝也来不及了,大热天的也不能让学生就在外面兴奋个没完,沈巍把人都赶上车,自己在前排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

赵云澜惯是个会做人的,手一挥让林静买了箱雪糕搬上来请学生和司机吃,还让楚恕之和大庆把饮料塞到后面的车载冰箱告诉学生们谁想喝就自己去拿,把一群人收买得服服帖帖,自己也叼了根香草味的雪糕窝到沈巍身边,“这家冷饮店的雪糕都是自己做的,奶味浓,特好吃,沈老师不来一根啊?”

“你……”

“胃不好,不能吃太多冷饮——对吧?”赵云澜拖长声音,“行行好吧,我这都一周了才吃到这么一根。”

沈巍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一根?那前天下午我过去时,你办公桌旁边的废纸篓里面那一堆包装纸怎么解释?”

赵云澜:“……”

他总算知道前天晚上他为什么会被折腾得那么狠了。

下次他得记得,沈巍来之前让大庆把他的废纸篓倒干净。赵云澜一边想着一边咬了一大口雪糕,被冰得直吸气,嘴角不小心蹭上了点奶油。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去舔,粉红的舌尖在唇边一荡就把

沈巍看着他舔掉了嘴角那一点粘稠的白液眼神暗了暗,余光又瞥见隔壁走道盯着这边两眼放光的女学生,心情更是差得不行,只想现在就下车把人扛回家里,关在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地方。


ao3记得点po……反正就是p开头的那个


备用: shimo



祝红抱着牛肉干和冰淇淋从超市出来,看到一脸菜色往这边走的大庆。“怎么脸色这么差?你不是要去拿鱼干吗?”

“喵的,别问老子,你去问车上那两个死基佬吧。”大庆顺手从她怀里捞了包牛肉干拆开,抓起一把恶狠狠地塞进嘴里,试图平复自己受到暴击的纯洁心灵,并为自己即将遭到斩魂使的打击报复感到悲哀。

“希望等一会大部队上车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气味都散得差不多了。”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百夜家の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