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赛尔德菲斯·極修行中☆
全职只吃叶受
优米不拆逆

【黄叶】我黄少天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叶修一块肉!

真香。

铁骨铮铮黄少天在线教学:如何让理智战胜食欲


2000fo感谢

@佑安 小姐姐点的喰种黄x人类叶qwq


***



医院的病房都是白色的,那种苍白偏冷的白,只有在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才有一丝温度。现在还是五点多,整个楼层的人都沉浸在梦里,走廊里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格外引人注意。叶修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看向病房门口。

他的小太阳快来了吧。

“老叶,今天感觉怎么样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进来,手里还端着个托盘。

“感觉还行,不过好像还差了点什么。”叶修对他眨眨眼睛,“黄医生也太敬业了,五点多钟就来给病人看病了——如果黄医生能用手帮帮我,我觉得我会好的更快点。”

黄少天是H市市医院泌尿科的主任,叶修帮朋友取药的时候偶然见过他几面,两个人一见如故,聊的很开心。时间长了叶修忍不住总拿开药当借口,就为了能来和黄少天聊上几句。后来他干脆找了点关系住进医院,给分到黄少天手下治疗。不过叶修这也算是歪打正着,他看上了黄少天,正好黄少天也对他有意思。从叶修住院的第二天,黄少天在他病房的职责就从泌尿科医生变成了前列腺按摩师。当然,不只是用手按摩。


这才是理想的医患关系


黄少天想要去拦他的胳膊僵在半空,好一会才握住叶修的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给你拿个创可贴来!”

“没事没事,你给我舔一舔就好了。”叶修笑着把手指递到他唇边。黄少天垂在另一侧的手攥成拳头,愣了好半天才张嘴含住叶修的手指。

舌尖舔过那一小点伤口,血液的腥甜爬过黄少天的味蕾,勾起他内心伸出最强烈的渴望。他的虎牙已经咬上了叶修的手指,那么细的指头,嚼起来一定也很轻松,里面的骨髓带着醇厚的香气……

“少天?”

黄少天猛然回神,叶修正歪头看着自己,而自己的牙齿已经印在他的皮肤里。他赶紧把那一截手指吐出来,发现叶修的手指险些被自己咬破。

常年靠着精湛演技猎食,黄少天早就练出了搜查官当前也不改色的本事。看到叶修手上的牙印他也只是愣了一瞬,随即笑道:“多大人了自己还不小心点,该罚。”

叶修马上捧着自己的手指讨饶,黄少天笑嘻嘻地捏住他的鼻子,看叶修快喘不过气了才放开他,拎起被子盖到他身上,自己把弄皱的衣服裤子整理好。“我去拿扫帚,不然你一会踩到碎片就不好了。”黄少天丢下一句话就出了门,有些急切的脚步落在叶修眼里倒是带了点仓皇。

过了一会,一个清洁工拿着扫帚敲门进来,“先生,刚才黄医生有个病人叫他,他让我过来帮忙打扫一下。”

“好的好的,麻烦你了。”叶修笑道,顺手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光裸的肩膀。

“没事。”清洁工手脚麻利,不一会就把四散的碎片都扫到一起。

被拢到一块的玻璃碎片反射着阳光,投到雪白的墙壁上映出七彩的光晕。叶修摩挲着指上那一圈鲜红的齿痕,沉默片刻居然无声地笑了出来。



H市偏西的地方有一条街道,是各种酒吧和夜总会的聚集点。因为它和本城的CCG分部隔着大半个市区遥遥相对,故而这里不仅是人类的娱乐场所,也是喰种最理想的餐厅,更是搜查官重点防范的区域。

灯红酒绿,一派繁华,也不知是谁的狂欢。

黄少天从头到脚捂的严严实实,带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过,时不时有穿着性感的女郎往他身上贴,都被他闪身躲过。这里多的是来寻欢作乐、偷采野花却又害怕被狗仔跟踪的明星富豪,因此他这样的打扮并不算显眼。

他饿的太久了,最近H市的CCG分部来了几个本部的搜查官,加大了搜查力度,就连经常有因车祸和自杀去世的人类的盘山道都被他们安排了人手监视。他们这样大张旗鼓搜查喰种的直接结果就是让黄少天一个月都没有下手的机会,以至于今天尝到叶修的一点血就差点直接咬断他的手指。

整个H市,也只有这里最热闹,也最好下手。比起其他地方,那些搜查官就是再怎么防,也总能当一回漏网之鱼。

黄少天小心地避开贴过来的女人,走进一间地下酒吧才松了口气。鬼知道那些人里有没有来钓鱼的搜查官,说不定上一秒你搂在怀里正要下口的猎物,下一刻就操着一把库因克钢制成的小刀在你心窝上开个洞。

酒吧里空荡荡的,只有零星几个散客坐在角落。色调以暗红和黑色为主,间或夹杂一些金色,和暖黄色调的灯光相呼应。吧台前的一排高脚凳空着,只有一个穿着黑白制服的调酒师在慢条斯理地擦杯子。黄少天环视一周,见除了两个熟识的朋友就只有常来的几个喰种,才拉开角落里的凳子坐上去,敲了敲深棕色的木质吧台,“老样子。”

调酒师手脚麻利地调了一杯红色的酒液递过去。

黄少天摘下口罩,抿了一口就把杯子推开,整个人趴在吧台上。刚尝过新鲜血液香甜浓厚的气味,再喝这些掺着酒水的残次品,只觉得满嘴恶心。

调酒师看他一副颓废的样子,笑了笑说:“你就别嫌弃了,最近没什么好货源,能勉强维持着已经不错了。不过少天,你这挑剔的毛病也差不多该改一改了,看你脸色就知道你最近没好好吃饭。”

“那你这小酒吧估计也要倒闭了,该不会又要走了吧?我还没在H市呆够呢——哎被你带偏了,我说喻文州,老子今天收到你短信特意过来一趟不是听你说教的,你是我老妈吗还管我吃什么,就连我那个薛定谔的妈都没管过我谁知道她是变成哪个白鸽的箱子还是跟大多数喰种一样为了生存把我抛弃了。”黄少天把脑袋转了个方向,用后脑勺对着他,“我一会还要出去找食呢,有话快点说,我饿死了。”

喻文州撤下黄少天面前的酒杯,给他倒了一杯咖啡,黑咖啡浓厚的香气飘在空中,和酒吧的氛围格格不入。“你也知道,现在这里已经是搜查官重点看顾的区域了。要我说,你选这个时候来打猎真不明智……”

“其他地方我都去看过,就连我们医院的停尸间都有监控盯着……连尸体都不让吃了!总有一天我要把那群狗日的白鸽做成烤乳鸽!”黄少天把托盘里的几块褐色放糖丢进去,用勺子搅了搅,随着水汽一起升起的腥甜气味安抚了他焦躁的情绪。

“所以这里到底出什么事了?”黄少天从眼角瞟了一眼角落里的几个人,“郑轩宋晓怎么都哭丧着脸?小卢呢?还有好几个和我们一起从G市逃过来的兄弟怎么都不见了?”

G市作为国际大都市,也是国际综合交通枢纽,从来不缺偷渡的喰种,自然是CCG的重点监察城市之一。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不知道自己父母姓甚名谁,在街头巷尾到处乱窜,十几岁的时候被一个开酒吧的中年大叔收养。那个大叔还收留了其他几个无家可归的少年喰种,十几个非人类凑在一起,也算是有了个可以称之为家的住处。直到他们无意间收留了两个从海外偷渡来的喰种,引来搜查官,才被迫离开故乡。逃亡的路上,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最后连收留他们的大叔也在一次出去觅食的时候折在搜查官手下。

他们和剩下的几个兄弟一起逃到H市后又东躲西藏了好些日子,发现那些搜查官真的没有追来后,才暂时安定下来,喻文州用剩余的积蓄开了间酒吧,黄少天跑去当了医生,运气好还能从停尸间偷两具无人认领的尸体,也算是多了个食物来源。偶尔他们也会帮助一些无力猎食的喰种,时间久了这间酒吧倒也成了个小据点,有些受过恩惠的喰种也会主动给他们提供一些白鸽的情报。

“这次叫你过来,就是要说这个。”喻文州放下正在擦拭的玻璃杯,脸色不大好看,“小卢还有其他几个兄弟……没了。”

黄少天手里的不锈钢小勺被他捏弯了。

“李远绕着H市跑了大半圈才甩开白鸽,现在还在里间躺着。”喻文州低声说。他的手还攥着那块白布,脆弱的布料已经被扭得变形,“方哥为了掩护李远逃跑,也……”

空了的咖啡杯被狠狠惯在吧台上,和瓷盘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嚓”一声脆响。黄少天什么都没说,戴上口罩就走了出去,门上挂着的风铃和他进来时一样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喻文州叹了口气,两指捏住咖啡杯的托盘想把杯子收回来。

白瓷的托盘却从中间裂了两半,杯子和另一半瓷盘一起掉到地上,摔碎了。喻文州愣愣地捏着剩下的一半,直到郑轩过来叫他才回过神。

偏安一隅的日子也差不多到头了。

黄少天独自在路上走着,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

他想到那个流里流气让他们喊他“魏老大”的大叔,整天骂骂咧咧地说再有下一次就不要他们了,最后却独自拦下十几个搜查官让他们快走。

他想到方哥,跟魏老大一样猥琐又下流,挺身而出舍己为人这一类的词好像和他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也只是好像。

还有那些兄弟,他们一起在街头流浪过,一起大半夜去殡仪馆停尸房偷尸体,一起被白鸽从一个省的最南边追到最北边。

又一个女人撞到他怀里,黄少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快走到头了。

“帅哥,今天晚上有约吗?”浓妆艳抹的女人挽住他的手臂,劣质香水让他忍不住想打喷嚏。不过这女人本来的气味还可以,虽然不一定好吃,但填肚子也够了。黄少天藏在口罩下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伸手环住女人的腰,“如果美女愿意陪我喝一杯,那我可不就是有约吗?”

女人欣喜若狂,眼睛从黄少天的名牌手表一直溜到他油光呈亮的皮鞋,心里暗自高兴自己找了个有钱的金主。她一直低头盘算黄少天这一块表能值多少钱,丝毫没留意对方眼底的寒意。

没想到刚被喻文州就着挑食的毛病说教,转头就给改了。黄少天强忍不适,搂着女人往附近的停车场走。

先吃饱肚子,才有力气去办正事。



空气中飘动着浓重的血腥味,配合着突然响起的欢快音乐,环绕在一片漆黑的废弃大楼里格外渗人。

黄少天脚边丢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女尸,向四周蔓延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成深褐色。他盯着来电显示的名字,直到楼梯间传来的脚步声停在门外才把响个不停的手机丢到一边,屏幕闪了几下就灭了。

“咔哒”,天台的门开了。

“这几天一直跟踪我的白鸽是你?”黄少天看到了叶修还贴在耳边的手机。那人半张脸都藏在阴影里,他也看不清叶修到底是什么表情。但他知道自己的表情肯定非常难看。“你是白鸽……喰种搜查官?你是来杀我的?”

叶修没说话,走到黄少天面前站定,目光投向他脚边的那具尸体。“你杀人了。”

“废话。”黄少天冷笑,“喰种不杀人还能干嘛?就跟你们这群臭白鸽一样,你们难道不杀喰种去杀猪吗?”

见叶修没有回答,黄少天心里的火气更盛了,拖在身后的赫子轻轻一摆就把那具女尸打得支离破碎,连骨头都断成了数不清的碎块。他一把揪住叶修的领子,一步一步把他逼到角落,“你们他妈的凭什么?!卢瀚文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屁孩,一条人命都没沾过!杀人的是我偷尸体的也是我,你们他妈的有本事冲我来啊!老子杀过人放过火吃过搜查官,手上人命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了,你们……”他没注意到旁边放着一堆钢筋,揪着叶修领子的手用力过头,直接把人的脑袋撞了上去。

叶修被撞的眼前发黑,被黄少天推着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听到他的惊叫才抬手去抹遮住视线的东西,却摸到一手血。黄少天松开叶修的领子跳开好几步,浓郁的血香刺激着他的嗅觉,是和那个恶心的女人完全不一样的气味,哪怕他现在完全不饿,叶修身上的香气也能轻易激起他的食欲。

我应该看看他的伤口。黄少天想,但我是喰种,我得离他远点。

“我不是搜查官。”叶修抬手擦了擦额角的血,看向想要给他查看伤口又不敢靠近的黄少天,“准确的说,现在不是。我在两个月前被停职了,理由是涉嫌‘勾结喰种’。”

停职?勾结喰种?

“真的。”叶修张开双手,向他走了一步,“我连库因克都上交了。”

“别过来!不是来杀我的就快滚!滚啊——”黄少天嘶吼着,赫子四处乱拍,把一边的木板和成袋的砖石碎块扫的满地都是。黑色的鸭舌帽落到一边和一地尘土滚在一起,灿金的发丝反射着月光,和他的眼神一样冷得让人心寒。

叶修站在原地不动,也没什么表情。黄少天瞪了他半晌,突然扑过来把人按在地上,四条赫子分开钉在叶修身体两侧化成一个囚笼,把他囚禁在这一小方天地中,而黄少天就是这个小世界的主宰。叶修的注意力被几条漂亮的赫子吸引,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黄少天的赫子是鳞赫,触手状的赫子上覆盖着细小的鳞片,血红的颜色里晕开几缕墨色,触感温暖,手掌覆上去还能感觉到内里蕴含着的生命力。他的眼珠通红,眼白染上了墨色,红色的血丝从眼角爬过,努力向瞳孔的方向蔓延,却被迫停在瞳孔的外围不能前进一步。还是暖棕色的眼睛更适合他,叶修想。

周围很静,静的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

叶修听着黄少天胸膛中鼓动的声音,他的心跳声坚实有力,和普通的人类没有半点区别。

喰种是活生生的生物。

是和他们一样有喜怒哀乐、会爱会恨的生物。

他们不是拿来练手的靶子,更不是可以随意放上试验台的小白鼠。

黄少天俯下身,牙齿抵在叶修的喉结上。喰种的牙齿本来就是为了撕裂人类的血肉而生的,现在只要他稍一用力,叶修——这个人类就会和他以前的无数猎物一样,变成他冰箱里的存粮。

“你不逃?”

平日里清亮的嗓音有些沙哑,让叶修忍不住担心他的喉咙是不是出血了。

“我为什么要逃?”叶修反问。他抬手搂住黄少天的脖颈,把人从自己的喉咙边拉开,按在肩膀上。“要吃你咬这里,咬在脖子上我不就死了吗?”

他这话说的理直气壮,让黄少天都愣了一会。黄少天作为喰种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动摸喰种的赫子、还主动要给喰种咬的搜查官,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清奇的求饶方式。被叶修这么一打岔,黄少天心里的火气莫名其妙下去一大半,倒是想到了其他事情:“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喰种的?你没有取过我的血去化验吧——你应该也看过我的体检表,验血的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比你们这些人类都正常……那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拿其他东西去化验过。”叶修笑得有点狡猾,“做ai之后不盯着病人清理干净,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医生。”


性感黄少天在线教学:赫子的正确使用方法



“你一定要去杀那几个搜查官?”

“如果你现在不杀我,那就只能看着我去杀他们。去杀你的同伴。”



***Fin(薛定谔的TBC)***


文里插的两个链接失效的话就点下面这两个,都是全文链接


ao3点p开头那个


shimo备用



突然想写中长篇的东喰AU了【捂脸】然而怕自己写不好还会弃坑所以不敢动笔

连一个小短篇的剧情我都把握不好……专心开车算了【自豹自弃.jpg】



评论 ( 22 )
热度 ( 170 )

© 百夜家の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