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赛尔德菲斯·極修行中☆
全职只吃叶受
优米不拆逆

【all叶】职业联盟骚话培训班



ooc沙雕段子,性感韩文清在线近墨者黑

灵感来源于@种不起地 胖友在 搞基无限好 下的评论“怕不是一个骚话培训班出来的”


***



01



荣耀职业联盟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地下组织,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创立的,也没人知道它是什么人创立的。

它叫做——骚话培训班。

当然明面上不能这么叫,否则可能会被封群。

所以它的大名叫做“职业联盟文学辅导之语言艺术交流群”。

如何?是不是很有学术性气息?




02



一天午休,韩文清登陆手机QQ,刚切换到小号就接到一个群邀请。

语言艺术?这都是什么玩意?

他再看邀他进群的人,居然是失踪已久的前大神——方士谦。

这就耐人寻味了。

虽然他们的小号也互加过好友,但实际上交流并不算多。

韩文清思索再三,还是打算先加进去看看这是什么群。


[有容奶大邀请归雁入胡天加入群聊]

每天都是砍树节:哟哟哟又有新来的了?这位也是不会说话为了追老婆来补习的吧?哎呦喂我告诉你你可来对地方了!


韩文清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发个“嗯”表示自己在线。

可对方把他不知所措的“嗯”当成了不善言辞。


每天都是砍树节:我跟你说这位@金枪入夜 一开始也非常害羞,可他在这个培训班呆了半年,现在别看字数少,个个是金句!哎金枪他人呢人呢?

大风歌吹的百花红:嗤,你以为谁都和你个傻逼一样吗?天天在群里放屁。

每天都是砍树节:MMP别以为你自己放的是什么香气,上次你发的那什么土味情话合集简直丢脸,可别说是和老子一个补习班出去的!

大风歌吹的百花红:放心,我也很不想让人知道花爷爷我居然和你这厮进过一个补习班,自从你进来以后整天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什么沙雕群。

每天都是砍树节:还花爷爷?我呸!你怎么不改名叫花娘娘呢?!

大风歌吹的百花红:你他娘怎么不上天呢?!

每天都是砍树节:上你娘的天!


韩文清这个“归雁入胡天”的小号最常用的还是潜伏在各个叶修的粉丝群以及韩叶rps同人群,除了当年在一个群里和方士谦撞上互相扒了马甲才加的好友,并没有加过其他职业选手,就连叶修张新杰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小号。

然而百花红和砍树节这两个人吵架的路数以及昵称,越看越像韩文清认识的张某某和黄某某。他黑着脸看向训练室的另一端,张佳乐正铁青着脸疯狂敲击键盘,周身散发的戾气把想去叫他吃午饭的林敬言都屏蔽在三米开外不敢靠近。

韩文清走过去,林敬言被他满身黑气吓了一跳,刚想说点什么就被韩文清一个眼神吓得噤声。

惹不起,惹不起。

林敬言抹了一把冷汗,自己先去食堂了。

张兄,保重。

而张佳乐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浑然不觉,十指飞舞和对面的“每天都是砍树节”撕得欢快。听着那有节奏的敲击声,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在撕逼,恐怕还以为他是在认真训练。




03



就在“每天都是砍树节”和“大风歌吹的百花红”争吵时,群主出来拉架了。

韩文清核对了一下他们二人的发言时间,发现张佳乐并没有在训练时间上线。他有点失望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因为他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罚张佳乐加训了。

而此时群里的走向已经回归主题,大家纷纷冒泡认真交流自己的撩人经验。


每天都是砍树节:昨天打电话,我问他他妹妹昨天看的那个网络小说叫什么来着?我也想看。然后他告诉我是《老公你轻点》,我答了一声“哎”,他居然还一本正经地解释他没有记错……群主你这培训班也不靠谱啊!@山药当归枸杞GO

山药当归枸杞GO:那可不关我事,要么是你的企图太明显被发现了,要么是你的那位凭本事单身。

鬼宇弯:这算个屁啊!我家那位才是真的凭本事单身,我让他帮忙把我嘴边的饭粒摘一下他居然拿纸巾往我脸上糊,在座的各位有谁不服?

大风歌吹的百花红:……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可爱?【不过肯定没有我家的可爱】

Clock:那真是秀色可餐。【不过肯定没有我家的秀色可餐】

山药当归枸杞GO:隔壁家的小孩都馋哭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隔壁家?隔壁老王和他的孩子?

山药当归枸杞GO:……

每天都是砍树节:北冥你是真的不怕被禁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每天都是砍树节被管理员禁言一分钟]

有容奶大:群主,我把他禁了。@山药当归枸杞GO

山药当归枸杞GO:嗯,做得好。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干得漂亮。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操作。

果然黄少天这个毒瘤不论在哪里,总是逃脱不了被禁言的下场,更无法逃脱被自己队长放弃的命运。

韩文清转头翻了翻成员列表,发现方士谦居然是这里的管理员。他直接把人拖出来一条消息私过去:“你拉我进来干嘛?”

对面回复的很快:“哎呦呦,韩队啊,我这不是看你最正直、最铁面无私、最刚正不阿,想让你管一管这个世风日下的破群和人心不古群主吗?”

管?怎么管?管什么?

韩文清把二十几个成员的头像和群名片都翻了一遍,一个个在心底对号入座。

他的视线在“Clock”和那个闹钟头像上停留了一会后,给方士谦去了一条消息:“这事我管不了。”

远在B市的方士谦看着“归雁入胡天”在群里发了第二条消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归雁入胡天:我是新人,以前也没接触过相关知识,还请各位多指教。


下面一片的“好说好说”“新人别怕哥哥带你”“大家都是从萌新过来的,要互相帮助”。

这位正直的同志,请问你是管不了还是不想管?

原来是我看错了人。

等等!那个百花红啊不是张佳乐,你居然还嚷嚷“萌新求爆照”?!

真心祝你还能看到明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




04



山药当归枸杞GO:经过刚才的一个试探,我突然有了新的感想。

金枪入夜:群主请讲。

每天都是砍树节:@归雁入胡天 归雁你知道吗我们群主的骚话简直无人能出其右,跟着他好好看好好学,总有一天你能像他一样登堂入室和喜欢的人一夜春风。

归雁入胡天:……嗯。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不用害羞,在网络上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天性。


韩文清很想解释一下他真的没有害羞,可转念一想,让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害羞比较有利于保护自己的马甲。

当初他可不就是因为说话语气才被方士谦扒掉马了吗?


归雁入胡天:好,请各位前辈多指教。

大风歌吹的百花红:这么可爱听话的新人真是好久没有了!


韩文清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训练室彼端的张佳乐。

那个傻逼却没有发现,还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

而一直在窥屏的方士谦不由得为张佳乐流下一滴同情的冷汗。

面不改色叫这群人“前辈”以掩饰身份、麻痹对手,不愧是有着丰富对战叶修经验的拳皇。


山药当归枸杞GO:骚话虽好,可说多了对方可能会有抵抗力。

开源宗师:群主这话说得好,我家那位也是,撩多了就会反抗了,摸他一把屁股他居然敢让自己的小弟赏我板砖了!

鬼宇弯:开源兄弟不行啊




05



[有容奶大邀请君莫笑加入群聊]

大风歌吹的百花红:哎呦今天新人真多啊又来一个!兄弟你是萌新还是老司机?


韩文清看到这昵称一愣,不由得点开“君莫笑”的名片查看。那熟悉的号码和头像让拳皇波澜不惊的内心第一次泛起水花。

群里一片寂静,和刚才的满目繁华完全不同。

就连张佳乐和黄少天都闭嘴了。

只有一个人还在蹦跶。


我见诸君多傻逼:怎么没人说话了?


诸君见你应如是!

这位傻逼兄你多久没有六个核桃滋润了?你先看看那位的群名片再说话啊!!!

所有正在瑟瑟发抖窥屏的职业选手们屁也不敢放一个,就连群主都潜水了。

只有韩文清和周泽楷镇定地打了个招呼。


归雁入胡天:你好。

金枪入夜:你好。

君莫笑:呵呵。


真是非常标准的直角梯形。

方士谦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

至少张新杰的强迫症不会犯了,对吧?




06



当天下午,冯宪君的QQ接到了一个群聊邀请,邀请人居然是叶修。叶修还给他发私信,说要实名举报这个非常不健康不积极不阳光不向上的群聊。

冯宪君仔细一看,职业联盟文学辅导之语言艺术交流群?

多好的群名啊,怎么就不健康不积极不阳光不向上?

他大概会后悔一辈子,为什么他要接受来自叶修的邀请。

已经被聊天记录雷得外焦里嫩的冯宪君愤怒地拍桌子吼道:“骚就算了还骚得花里胡哨!这些人能干出什么都不奇怪!”

助理小心地给被气得口不择言的主席递水,嘀咕一句:“干叶修也不奇怪吗?”

“……”冯宪君沉默半晌,看向他的助理:“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助理赶紧找个借口溜了,徒留主席一人孤苦伶仃,为联盟的未来担忧。

冯宪君摸了摸头顶,摸下来一大把向中央支援的地方毛发,发现自己的头发日渐稀少。

都是被这群不成器的东西气的!

必须要让他们意识到,变质的友情是会危害社会的!

冯宪君拿起武器,准备一根笔杆走江湖。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真正落笔的时候他才发现要写一篇感人肺腑、发人深省却又不会被认为歧视特殊群体的小论文有多么困难。

不行不能这样写,我又不是反同的人!

不行我只是想让他们不要因为搞基耽误正事,最起码你们弯成兄弟情也好啊!

不行这样语气太重了,我是要建议他们适可而止又不是去批评教育!

不行谁知道这群年轻人脑子里都是些什么虫,事态严重了助理你快点给我滚回来不然扣你奖金!

……

荣耀联盟名誉主席冯宪君,今天也奋斗在推崇社会主义兄弟情的第一线。




07



王杰希坐在电脑前,屏幕的白光映在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里,显得分外冰冷,看得围在他周围的微草队员们大气都不敢出。而从B市另一端赶来的方士谦更是缩在角落里乖巧得宛如一只鹌鹑。

良久王杰希才开口:“我们的马甲很明显吗?”

方士谦不敢说话,却不得不说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是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杰希思索片刻,果断拿起手机。

“叶伯父,是我,王杰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拜访您,请问您哪天方便?”

“是的,是有关叶修的终身大事。”

“是的,我是想去提亲……为什么您会知道……”

电话另一头的叶父气的摔了杯子:“你别来了!有个姓韩的已经带了聘礼在我家客厅坐着和孩子他妈聊天,我还没赶走呢!”

听着电话另一端的忙音,王杰希的神色晦暗不明。

他缓缓转头,目光所及之处微草队员连忙散开,把努力缩小自己的方士谦暴露在摄人的目光下。

方士谦泪流满面:这群小兔崽子,下次老子来再也不给你们带全家桶了!



***Fin***


方士谦无辜:我只是想找人管管我家孩子,谁知道会变成这样?!

叶修比他更无辜:我只是想让主席管管这群给佬,谁知道会变成这样?!



脑内幻想冯叶办公室play【被打死


评论 ( 16 )
热度 ( 557 )

© 百夜家の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