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赛尔德菲斯·極修行中☆
优米不拆逆
全职只吃叶受

【喻黄叶】沉溺(上)


情趣用品店店长喻文州&店员黄少天 x 来打工的准大学生叶

↑所以你们知道了,这里面就是大量的道具、道具、和道具,不到最后绝对上不了本垒

ooc,慎


***


那家店的招牌是由深浅不一的蓝色拼接成的,几条纯白的弧线从中穿过交织成简单的波纹形状;“沉溺-Wallow-”几个大字也是白色的,随着波浪起伏,好像真的飘在水面上。大面积的落地窗和淡蓝的薄纱窗帘让整个店里显得清净透亮,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鱼形吊灯让人有种置身海洋的错觉,浅褐色的木制货架上排列着整齐的商品等待顾客选购。

如果不去看那些商品,大概所有人都会认为这家店的店长是个文艺小清新风格的年轻人。

确实是个年轻人,也有点文艺的气息。叶修尴尬地坐在二楼休息室的沙发上,看着对面的青年腹诽:不过是不是小清新就不知道了。

青年笑了笑,把盛着温水的纸杯往叶修的方向推了推,“我叫喻文州,这里的店长。还有一个店员叫黄少天,他去补货了,要晚些回来。”

叶修点点头,抿了一口水。这种情况下,就是他平日再伶牙俐齿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本来他就是为了凑大学的学费出来打工,初中毕业就离家出走的他自然得不到家里半分钱的援助,学费生活费全靠自己。可他整个暑假都在打工,现在眼看还有半个月就要新生报到,学费却还差了将近一半,他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工作是他能做的了——没办法,高中学历就是出去给小学生做家教都会被人家家长嫌弃。无奈之下他打算在同城的兼职网站发布的招聘广告里找一个条件合适的碰碰运气,虽然那种地方骗子多,但凭他的运气总不至于随便选一个就能撞上个传xiāo窝点。

这家名为“沉溺”的商店正在招产品试用员,工资按天计,包三餐和住宿,唯一的要求就是兼职者必须是成年人。只是这样待遇优厚、工作轻松的岗位却没什么人来应征,也许是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把它当成了骗子的陷阱。叶修算了算,按这里的工资,干上半个月就足够他凑齐一学年的学费和两个月的生活费,再看看显示为0的报名数,咬咬牙打算赌一把,干脆提交了报名信息和身份证号打印了表格。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运气不错……个鬼啊!

为什么网上没有写这是一家成人用品商店?!

叶修看了一眼墙上的Wallow牌震dòng棒宣传海报,又看了一眼眼前充满了文艺气息的青年,怎么也没办法把这二者联系起来。

喻文州从这孩子进门起就一直在打量他,T恤牛仔帆布鞋,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就是个没怎么吃过苦头的学生党。本来这样一个青涩稚嫩的少年来情qù用品店就够让人吃惊了,更让人吃惊的是,他居然拿着打印好的个人信息表格和身份证复印件来说自己是来应聘产品试用员的。然后那少年看到货架上一排一排的成人用品,吓得差点夺门而出。好在这孩子挺镇定,很快就调整好表情,跟着他到楼上的休息室了解详细情况。见叶修还是有点紧张,喻文州耐心地向他解释,“这家店是Wallow公司旗下的连锁店总店,我们雇用试用员并进行数据记录,公司的设计师会根据雇员的反馈改进产品。我们公司虽然不大,但也是正规的上司公司,签署的合同都是具有法律效益的。你要是还不信,一会我可以带你去公司本部看一看,离这里不远。”

“那你们为什么没有在网上写明这是一间成人用品商店?这个……算是诈骗吧?”叶修终于憋不住了,问了进门以来的第一个问题。

喻文州微微一笑,“我认为不算诈骗。毕竟现在很多人对于涉及‘性’这一方面的事情和工作都持着保守态度,如果一开始就在招聘信息里写明了,估计连一个像你这样碰运气的人都没有。其实你之前也有不少人来过,但不是顺着地址找过来后不打算做的,就是干脆没成年、不能雇用的中学生。况且面试是双向的,你如果不想做,回去以后直接在网站上取消报名就可以了。就算我很满意你,也不会强迫你留下。”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唇角的笑容扩大了几分,“你这么实心眼的孩子也是难得,居然真的就在网站上提交身份信息了。”

叶修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当时不是太着急了吗,脑子一热就点提交了,不然我也先过来看一眼再决定要不要报名啊。

“你是高中刚毕业,想打工攒大学的学费吧……真好啊,当年我也有机会上大学,可惜我没去。如果你有什么难处,比如时间方面的问题,我们可以协商调整。”喻文州确认了叶修的身份证的照片和他本人相符后,又给叶修的杯子里兑了些热水,然后安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的答复。

这不是想不想做的问题,现在剩下的时间,做之前的兼职根本凑不出学费。叶修端起杯子喝了点水,又因为有些烫口的温度把它放了回去。喻文州又笑了,“虽然是夏天,但冰水喝多了还是对身体不好,所以我给你兑了温水。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换成凉水?”

叶修干笑一声:“没,不用麻烦,我不太渴。”他又看了那张海报一眼,透明的硅胶假yáng具造型逼真,标注的尺cùn比中国男性的平均值高出近一倍。情趣产品试用,怎么看都好像卖yín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是用道具搞自己,搞完还要交个像模像样的报告;而卖yín是直接脱了衣服往金主身下一躺,人家让干嘛干嘛。

但不管哪一个,都是卖屁股。

叶修偷偷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喻文州。青年依旧微笑地看着他,目光柔和,身体微微前倾,既不会让人觉得冷淡,也不会让人觉得过度热情。他突然想到小时候诗经里的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真是张占便宜的脸。叶修都有点不好意思刚才假装喝水的举动了。但在这样的店里,让他毫无防备地喝下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给的水,他还真的没那么心大。这可是他当年在南下的火车上用差点失身换来的经验,都是血和泪的教训。

激烈的心理斗争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叶修终于下定决心,向喻文州确认:“只是试用产品,对吧?”

“是的。具体细节我们商讨之后,都会在合同上写明。包括雇用期间的工资待遇、以及不得发生xìng关系。”喻文州对叶修眨了眨眼睛,温文尔雅的面庞上多了一丝俏皮,却把叶修看得更不好意思了。

到底还是个孩子。喻文州在心底笑着,把笔和拟了合同草稿的纸张递给叶修,看着他笔尖一转就刷刷列下几条合同条件,不由惊叹这孩子思虑周全得简直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等叶修把笔还回来后之后他又帮叶修补充了些他没想到的,最后确认、打印、签字、盖章、摁手印,整个流程不到一个小时。叶修捏着公章手印齐全的合同,还有点茫然。这就……完事了?

“现在中午了。”喻文州看了看表,提议道:“一起吃个午饭?下午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给你将一些相关知识。网上有很多都是在误人子弟。”叶修点点头。这方面他确实是个门外汉,有人愿意教也省得他照那些乱七八糟的百科资料自我摸索。

两人找了个茶餐厅,边吃边聊。餐桌上,喻文州所展现的谈吐气度完全不像是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他们两个倒是很谈得来;而叶修也让喻文州有些惊讶,这个孩子的知识水平比起一般的高中毕业生高了不是一点半点,丢在一群高考生里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叶修娴熟优雅地把牛排切成小块,连这样的兼职都可以接受,却有着良好的教养,倒不像是父母出意外的孤儿,更像是哪家离家出走的小少爷。不过再好奇,出于礼貌他也没有深究。

下午两个人回到店里,喻文州把叶修带到之前的休息室,取了一叠图文并茂的资料一点点给他讲解。叶修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对面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好像是在开学术讲座一样,让他没法打断。

黄少天是在他们吃过晚饭后回来的,一上楼就大声嚷嚷,分享自己发现了一个早茶很好吃的小店,安静的小楼顿时像是进了两百只鸭子。喻文州对门外偏偏头,“这是另一个店员,黄少天,也是我的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太能说了。”

叶修起身对刚进门的青年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叶修。”

“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你叫我少天就成。店长给我发短信了,说你是新来的试用员。”黄少天冲过来握着叶修的手上下摇晃,“你知道不?我们这店在本行业内可是超超超——有名的,我们店长原来不想上大学,打算高中毕业以后要来Wallow工作的,不过因为太年轻被魏老大扔到小连锁店来历练,从基层做起——我也一样。哦对了魏老大是董事长,不过外表看上去就是个抠脚大汉。”金发的青年已经不是一般的能说了,两片嘴唇开开合合跟连珠炮似的,叶修想回一句都插不上话,还是喻文州及时制止:“少天,我去准备一会要用的东西,你陪叶修先去清洗,免得他紧张。”

叶修脸色变了,“别!有人在我更紧张!”就是没人在他也很紧张好吧!

“那我不进去就在外面陪你。灌肠的东西店长肯定都准备好了,都是医用的一次性用品很卫生的。”说着黄少天揽过叶修的肩膀把他往浴室的方向带,到了门口他给叶修指了东西摆放的位置就出去了。叶修松了口气,脱下衣服进到浴缸里,眼睛一闭握着肛管就要往里捅。第一次做这种事总是有点不适,他又在管子上多淋了点润huá液,才顺利把它送到准确的位置。刚把细细的软管旋着送进体内,还不等他打开夹子让液体流进去,门外黄少天的声音就吓得他差点用管子把自己的肠道捅破。黄少天这人好像让他沉默几分钟就会死,一张嘴就停不下来,还时不时问叶修几句确保他在听自己说话。叶修被他念得头痛,一边默默重复着灌肠的步骤一边嗯嗯啊啊地应付他,可敷衍没一会就被黄少天发现了,随之而来的是更可怕的语言轰炸。

“对了我一直没问,你考的是哪个大学?”黄少天思维极其跳跃,语速也不慢,一张嘴念叨得叶修脑袋发晕,手一抖差点把一整袋灌肠液都一股脑地灌进去。

“G大,法学院。”

“真的?”黄少天有些吃惊,“那我们可差一点就是校友了!当年我和店长也都考上G大了,不过那时候魏老大的公司刚起步缺人手,我们就干脆没去学校去帮忙了。当时还被骂的挺惨,但是现在就结果来说也挺好的,这才三四年,沉溺都已经在整个省开了一百多家分店了,店长说下一个目标是走向全国!”

“那是挺厉害的。”叶修由衷佩服。他也没问魏老大和他们是什么关系,就像之前喻文州看他的身份证地址在B市,却没有问他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的G市,做这样的兼职攒学费一样。他们还不熟,今天都是第一次见面,没必要追着对方刨根问底了解所有情况,又不是公安查户口。

叶修取下软管,慢慢排出最后一点液体,用花洒又冲洗了一次才拿毛巾擦干,换上放在一旁的浴衣走了出去。黄少天还站在浴室门口说个不停,看到他眼前一亮,还没歇几秒的嘴又张开了:“你还挺好看的,皮肤这么白是不是怎么晒都晒不黑?不过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进法学院呢?我跟你说有一次我去那边送货见到几个法学院的,我的妈呀个个带个酒瓶底厚的眼镜还用鼻孔看人,我自行车稍微骑快了一点都被他们指指点点半天真当自己是校园的正义使者吗?我跟你说你可不能这样……”他还没说完喻文州就回来了。喻文州看了看叶修,“已经不紧张了?”

“紧张还是有点,不过比之前好多了。”这是大实话,这辈子他还从来没有在自己爸妈和弟弟以外的人面前光着身子遛鸟,更别提一会还要在两个人眼前用那些东西捅自己屁股并且发表即兴百字小论文。

喻文州温声安慰他:“有点紧张是正常的,我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等一下难受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叶修点头应下,跟着黄少天和喻文州下楼,走向为他准备的“办公室”。

 

 

***TBC***

下章开始滴滴滴——

 

开学了【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所以可能没有前两个月更得那么凶了

虽然今年课开始少了但是要冲英语六级……上次四级几乎裸考,那种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伏伏伏的心情我不想再有了

(不过一想到我巨轮课比我多几门还有四级没考心里就舒坦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我是一个善良的仙子)


评论 ( 16 )
热度 ( 197 )

© 百夜家の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